我用力咬他的嘴唇,直到嘴里再次充满熟悉的咸腥味道

2003年劳动节,我父亲突然从外地赶回来,花两天时间办理了离婚手续。父亲来去都很急,只留了半天时间和母亲商讨细节。那个下午,刚上初二的我被母亲关在房间里写作业,他们在客厅里细声说话。当时我对离婚全然不知,只是幻想着父亲好不容易回家,晚上会带我去吃KFC,还有去买商场里惦记很久的芭比娃娃。我在作业本的左上角画了一个父亲的大头,画的太丑,忍不住笑起来。突然母亲撞开门冲进来,我吓了一跳,赶紧合上作业本。母亲推开我,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铁剪刀,在左手手腕上深深地滑了一道。我紧紧地抓住母亲的右手,不让她再划第二道,眼看抓不住的时候,我一个翻身,把母亲的手死死地压在身下。母亲左手的血流到我脸上,渗透进我嘴里,满是咸腥的味道。我望向房间的门口,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窗外,始终没有踏进房间一步。我声嘶力竭地大喊,最后是楼下的邻居把母亲送到了医院。父亲离开的时候,不过是那天的傍晚时分,他把我喊到面前,问我
VIP/SVIP免费点击开通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

首页  视 频  小说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