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我20岁,来去11年,三座城市间,我和他的捆绑绳缠

初三暑假的时候,家里看我玩的太疯,帮我报了一个练字班。当时练字班分为楷书班和行书班,那时候流行行书,所以报名的时候,行书班的门口排着长队,楷书班却门可罗雀。我妈在行书班排队交钱,我隔着窗户看到旁边楷书班的老师正在讲课,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并没有掖到裤子里,只是随意地拢在外面,袖子挽到手肘以上,拿着白粉笔在黑板上写写画画,不时用手掌端部推正自己的细金边眼镜,生怕手指上的粉笔灰碰到脸上,这姿势看上去有点滑稽,其实他皮肤很好很白,粉笔灰蹭上去估计都看不出来。他不小心瞥到窗户外露着半个头的我,便给了我一个温暖礼貌的微笑。那时候的我傻里吧唧地把我妈从长长的行书队伍里面拉出来,硬生生拖到楷书班的报名口,对她说,“妈,我报这个!”相识老师姓朱,所以当朱老师讲到“朱”这个字的写法的时候,我在下面听得格外认真,怎么样写结构会显得比较稳定,字也会舒展,即使到现在,一闭上眼睛,都能想起他当时抑扬顿挫的身影。我和其
VIP/SVIP免费点击开通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

首页  视 频  小说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