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好自缚,'她'让我一夜长大

19岁,我第一次离开老家去了上海读大学,背负着高考的不理想和父母的失望,去一个普通的二流学校。大三准备考研的时候,填了本应该高考时填的志愿,北大。觉得目标有点高,宿舍也太吵,就到学校旁边租了个小单间一个人住。备考的生活十分枯燥,每天在自习室和出租房做两点一线的规律运动,陪伴我的只有看不完的复习资料和中年油腻男人才标配的大号保温杯。每两周我会给自己放一天假,不去自习室,躲在出租屋里看美剧或者出去随便乱逛,偶尔也喜欢自缚,这是我未对任何人提起过的小爱好,把自己的双脚并拢,再用绳子规则地从皮肤上绕过,绑起来好好睡一晚,总能够很好地缓解我与日俱增的压力。我的出租屋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唯一的不足是它和几个单间挤在地下室,所以没有阳台,每次晾衣服都需要穿过一个过道,爬楼梯来到地面,把衣服支在几根歪斜的晾衣杆上。晾衣杆的就支在小区的路边,还有几张斑驳的藤椅,是小区里一些老人消闲晒阳用的,但有几次
VIP/SVIP免费点击开通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

首页  视 频  小说  客服